重走四川解放路:成都大会战歼敌七个军5万人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了。但蒋介石却抱着最后的幻想,收集残兵败将数万人逃到四川,企图建都重庆,割据西南。从1949年12月初开始,部队从川北、川南、川东、川西等方向朝成都集结,试图与解放军展开最后一搏。而解放大军则采取大迂回、大包围的战略行动,势如破竹一路解放了广元、平武、南充、绵阳等城市,进行成都战役。成都战役是国共在解放战争中的最后一场大决战,以气势恢宏、歼敌众多、敌起义投降49万人而载入史册。

自本报推出“重走四川解放路”大型报道以来,原二野5兵团16军48师老战士荆浩每期必读,他从字里行间去思念那些为解放四川而牺牲的战友,也愿意带“重走四川解放路”报道组记者重走一遍当年他和战友进军成都的路线,再去看看当年牺牲的老战友和旧战场。

8月7日,老人站在位于蒲江的成都战役烈士陵园前,表情凝重双目湿润。老人沉重地说,“解放成都关键战斗有两个,一是打开南大门乐山;二是在蒲江、大邑、邛崃、新津与胡宗南的王牌军李文兵团(第五兵团)的大决战,经过3天3夜的激烈战斗,将敌人七个正规军五万余人全歼。”

8月3日上午,成都市三槐树路4号,成都军区司令部干休所。小院里一片宁静,偶尔可闻鸟叫蝉鸣。80岁的荆浩老人身穿一件浅灰色的衣服,戴着遮阳帽子。这位16岁就参军的山东人,给记者第一印象是精神矍铄,他还把另两位老人介绍给记者,“这些都是和我一起参加成都战役的老战友。”提起当年进军四川,荆老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1949年8月,他们所属的部队从浙江出发,步行两千多公里,于12月1日抵达四川境内,12月3日,攻占泸州纳溪县。根据上级计划本该在此休整几日,为进攻成都做好准备。但12月6日接到刘、邓首长电示:“这个战役的关键在于攻占乐山,完全切断敌人退往西昌、会理、云南的公路线军在富顺、南溪地区休息时间不宜过长,以三天最多五天为度,之后该两军主力应即协力指向乐山、井研、荣县地区继续前进”。据此,五兵团明确16军负责攻占乐山、夹江、峨眉三角地区,之后向洪雅、雅安推进。乐山是通往成都的南大门,坐镇成都的胡宗南派其第3军335师沿江两岸布阵,挡住解放军向成都进军的去路。成都战役关键是切断通往西昌的川康路(现老成雅路),攻下乐山是第一步。根据战略部署,47师和48师负责攻打乐山,而48师偷渡岷江,偷袭乐山背后。

岷江,长江在四川盆地中的一大支流,江阔水深水流湍急,是一道天然的防线。当年,负责偷渡岷江的尖兵连连长叫董文启,老人现已85岁高龄,但当他站在岷江边时,依然激动得手舞足蹈。他说,“我是48师14团3营8连连长,我连被部队称之为尖兵连,负责渡江任务。1949年12月15日晚8时许,我们在火力掩护下,划着一只橡皮舟,冒着对岸敌人的火力封锁,强行划至对岸岸边。”部队上岸之后立即警戒,之后在7连、9连的合力下,一举攻下桥西渡口的小山坡。12月16日,解放军攻占乐山、夹江,17日又攻占峨眉、洪雅,19日攻占名山。第三兵团攻占简阳、邛崃、大邑等地,从而完全切断了敌人逃往康、滇的道路。

胡宗南将其主力第五、第十八兵团置于新津至成都一线,第七兵团置于德阳、三台地区;将第十六兵团及第十五、第二十兵团残部,集结在金堂、彭县地区和其主力靠拢,并在新津地区构筑工事,准备作垂死挣扎。

荆浩讲,“周边城市的战斗都是为成都战役服务,将按统一的计划、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开展系列战斗。这是解放大西南的重要部署。”8月5日下午,记者跟随老人又来到新津。这里,曾是胡宗南逃离成都之前召开最后一次会议的地方。

荆浩说,1949年12月22日,胡宗南在新津召开军事会议,决定以主力分路向西昌方向突围逃跑。但是,胡宗南自己对突围行动都毫无信心,第二天,这不,马上快过年了,蜀小编为大家精心挑选了很多年货,如:“野娃 _年货坚果炒货零食大礼包1740g礼盒装 特产休闲小吃”,客倌你呀,可以点我淘年货喽!就乘坐飞机逃往海南岛。从此,敌人内部一片混乱。刘、邓首长发出命令:“胡宗南集团退路已断,必作最后挣扎,务必将胡宗南的部队歼灭在成都地区。”根据指令,各部立即调整了部署。16军首长研究决定:令46师立即前往蒲江东北之中兴场、高桥地区;48师占领百丈、黑竹关、大兴场一线各要点。全军形成三角配置,牢固控制敌人可能向西、向南突围的退路。实际上,敌军第五兵团已被包围在新津、大邑、邛崃、蒲江的菱形地带间的高山铺、西来场、蚂蚁山周围20公里的地区内。

12月24日下午,敌第五兵团司令长官李文组织7个军的兵力,一路由崇庆(现崇州)地区向邛崃、大邑方向突围;另外一路由新津地区向西突围。25日凌晨,急红了眼的李文亲自组织四个军的兵力,绕过邛崃,转向蒲江以北的寿安、西来、复兴一线军决定立即调整部署以攻为守,将敌人分割包围。

荆浩说,“我们48师除留少数部队控制名山百丈、黑竹关交通要道,主力全面展开,向邛崃地区进攻,并主动协同46师向西来镇攻击。”除48师之外,46师向敦厚场、朝阳寺、军田坝方向出击;47师由丹棱向蒲江以东的寿安场进攻。渐渐地,李文的部队被压缩、分割包围在西来、军田坝、松华、敦厚、寿安场等区域。

25日这一天,从早到晚,解放军以6个团的兵力,东至蒲江寿安场,西至青石铺,北至邛崃南侧,在几十里宽的战场上,与敌企图夺路突围的4个多军编制的部队展开激战。在川西坝上,到处可听到枪炮声和喊杀声,捷报不断向军部传来。老人说,他们48师从左翼快速北进,先后在青石铺和邛崃南面的南河坎歼灭一股敌人,发现北面已由十二军控制,即由南北向复兴场方向前进。而右翼是46师137团单独出击,在寿安场附近歼敌1个团。46师136团从早晨开始就与比136团多数倍的敌人接触。该团除令二营少部兵力控制高桥东北、走马埂附近要点外,其余各营、连从三四个方向分多路向敌猛冲,敌人突然遭此猛击,也不知道解放军有多少部队,顿时大乱。各营连立即冲入敌群,至15时就俘敌2000余人。46师为了迅速击退敌人,堵住逃敌,急令进至高桥的138团跑步北进,加入战斗。到黄昏,136团攻占了敦厚场、两河口等地区,138团抢占了西崃场东北诸个无名高地,与敌形成对峙。

入夜后,敌人仍不甘心失败,集中优势炮火,向138团阵地猛烈轰击,并成连成营地轮番进攻,企图从该处打开一个缺口。138团二连、九连多次将敌击退,但敌之炮火和攻势不见减弱。团首长考虑敌人太多,单纯从正面抵抗很困难,决定由三营副营长、全军著名战斗英雄桑金秋同志,率七连从左面利用敌之翼侧和间隙,插入敌后袭击敌人。该连秘密插入敌阵内10余里后,突然行动攻占两个山头,先后俘敌一个营和两个连,并组织火力射击敌炮兵阵地,同时不断地变换位置打信号弹、吹军号,使敌认为解放军主力已插入其纵深,不得不停止正面进攻。

当夜,军首长研究决定暂停进攻,待主力到齐后,再发动总攻。次日拂晓,在猛烈炮火的支援下,136团除一个营由正面向干溪沟、马福店进攻外,团主力由右翼向张祠堂、军田坝方向进攻;138团由左翼向龚店子方向进攻,一举突入敌阵。

此时,敌人已无力抵抗,军心动摇,我46师立即进行大胆穿插分割。战至15时左右将敌人分割围歼于军田坝、马福店、龚店子地区。毙伤敌人包括27军军长、一军参谋长在内的1000余人;48师在复兴场包围歼灭敌一、三军残部,俘敌2000余人。军部即令47师主力迅速向固驿镇、高山镇方向进击,协同友邻歼敌。该师于27日晨北进途中,得知固驿镇、高山镇附近之敌已被友邻歼灭,但在童桥方向仍有枪声,马上主动向童桥方向前进,发现敌53师仍在那里顽抗,遂投入战斗,一举突入童桥,俘敌2000余人。

经过3天的激战,敌人第五兵团的七个军5万余人被解放军一一击溃,战至27日,兵团司令官李文只好下令,剩下的万余人缴枪投降,他也成为一名官衔最大的俘虏。至此,成都战役胜利结束,也预示着成都解放的到来。

这一切,在老人的记忆中从未忘记过。当时,李文的指挥部设在山上,也正是在那座山上打出了投降的白旗。如今的五面山环境优美,一条公路从山脚下盘绕而过。老人说,有100多名解放军战士牺牲在这里。为纪念牺牲的烈士,五面山上正在修建“成都战役烈士陵园”,目前一期工程已经竣工。

“成都不是和平解放的,它是20余万解放军浴血奋战、流血牺牲打下来的;它是数百名烈士用生命换来的。”老人说。荆老告诉记者,成都战役中,蒲江作为主战场阻击了敌人西逃的计划,为成都战役的胜利起了决定性作用。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siterubix.com/2018/76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