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台拍卖行情一路上升 藏砚不应过分追求工艺(组图

问答申明:本栏目专家别离来自全国多个公藏机构和拍卖机构。读者可将藏品图片发至进行征询,请选用高度清晰图,并在邮件题目写明判定品类,多张照片务必利用压缩文件。

判定:从照片看,这是一件新做的砚台,很俗气。上面抹了白腊所以感觉很亮光,也可能是刚上过水。上面的眼该当是假的,可是“无神”,被称为“有眼无珠”。这种现代通俗工艺的端砚文化、艺术价值不高,市场价钱因外行采办可能会水涨船高,但跟着珍藏者鉴赏程度的提高,这类砚会被萧瑟。

跟着人们对中汉文明深条理文化现象的挖掘,砚学和砚文化日益获得世人的注重。在珍藏范畴也逐步由所谓“杂项”,升位为专题珍藏的支流。因而有专家认为,珍藏砚台应遵照中国保守文化的“正脉”,讲究文人气味,不该过度追求工艺的繁复和花哨。

近年来,砚台的拍卖行情一路上升。如2007年西泠印社“文房清玩历代名砚专场”中,估价为80万~150万元的“吴昌硕铭、沈石友铭石破天惊端砚”以235万元成交;中国嘉德2010春拍“翦淞阁文房清供”专场上,清康熙御制松花石龙马砚以425.6万元高价成交;北京保利2010春拍,清乾隆“乾隆御用”御题诗澄泥伏虎砚及紫檀盖盒以1400万元成交,打破了砚台拍卖的世界记载。黄海涛暗示,目前对古砚的珍藏,就艺术品市场上看,根基处于初级阶段,即先知先觉的珍藏者以投资性为次要目标,抄底尚未热捧的各类砚台。可是砚台事实好在哪里?其艺术性、投资价值在哪里?很多珍藏投资者对砚的年代、艺术性、铭文的真伪等等都没有清晰精确的认识,只好找一些已经上过著录的砚台作为投资对象。殊不知一些著录粗制滥造,那么上到这些著录的砚台,能否靠谱,对此需要有一个明白的认识。

砚台拍卖行情一路上升 藏砚不应过分追求工艺(组图

“时代风尚决定设想定位,设想定位决定器物气概。”黄海涛暗示,西汉期间,凡是意义上的砚,曾经完全构成。这是砚台汗青上的第一次变化,即由当场取材用原石磨制的原始砚,改变为按必然形制制造的现代意义上的砚台。魏晋南北朝期间的砚在体量和造型上仍然没有离开汉代砚的流韵。唐代是文化艺术大繁荣的时代,砚台从唐代起头,由过去的官衙、作坊,走进千家万户了,砚台成长汗青上的第二次飞跃即大量的箕形砚的出现。与书画的“小品化”取向一样,宋代的砚台造型、制造也是小型化、精细化、文人化。明清砚的制造则在变化中显露“扭曲”、有些繁复、琐碎。

“砚台的性质和特点就是研墨,若是一方砚台不以砚堂为焦点,而在砚堂上搞上几个眼柱,或者砚堂覆没在山川气象中,这种仿砚形的石雕工艺品,迟早就会退出支流舞台。但愿藏这类砚的藏家,也给子孙留点能上拍的藏品。”黄海涛总结道。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siterubix.com/2018/247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