蟋蟀宰相”贾似道

贾似道,字师宪,号悦生、秋壑,南宋晚期理、度、恭三朝权臣。1238年登进士,因妹为宠妃而为理宗所垂青。后在名将孟珙保举下成为京湖制置使,兼江陵知府。加宝文阁学士、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年加同知枢密院事,临海郡建国公。宋理宗以“师臣”称,百官都称其为“周公”。据传贾似道得势后,贾府与皇宫隔湖相对,晚上听到上朝钟声,贾丞相才登船下湖,船由缆绳相系,由绞盘驱动,行走不必划桨撑篙而船行如飞。是以其时人说:“朝中无宰相,湖上有平章”。

蟋蟀宰相”贾似道

宋蒙开战后,理宗令右丞相贾似道领兵出战,驰援北部边防重镇鄂州,贾似道在守鄂期间,私与蒙军统帅忽必烈议和,恰逢蒙古大汗蒙哥在垂钓城一战中死于城下,贾似道趁蒙军撤离时杀伤了一百七十名蒙军。贾似道视之为“空前绝后”的战功,连奉“捷报”:“诸路大捷,鄂围始解,汇汉肃清。宗社危而复安,实万世无疆之福。”理宗收到谍报后,被贾似道蒙骗,赐贾似道卫国公与少师,令朝中的文武百官恭迎贾似道“班师”。之后理宗罢免丞相丁大全,从而使贾似道得以擅权。贾似道得势后,横行霸道,向理宗谗谮在虎帐中对他“无礼”的曹士雄与向士璧,使两人被流放。为了使本人的“功勋”代代相传,贾似道与同党编纂《福华编》,用以“称道”他于抗蒙军时的“勇敢事迹”。

后当襄阳被元军围攻,南宋处于危亡关头,边关文书接连传来,贾似道却玩乐为首、国是其次之,一律不达朝廷。《宋史》载:“襄阳围已急,似道日坐葛岭,起楼台亭榭,取宫人娼尼有美色者为妾,日淫乐此中。唯故博徒日至纵博,人无敢窥其第者。其妾有兄来,立府门,若将入者。似道见之,缚投火中。尝与群妾踞地斗蟋蟀,所狎客入,戏之曰:‘此军国大事耶?’”更荒诞乖张者,贾还带蟋蟀上朝议政,廷上不时传出虫鸣声,以至曾发生蟋蟀自水袖内跳出,竟跳黏到皇帝胡须上的闹剧,而襄阳被元军围困一事,却被贾似道逐个坦白。又一次,朝廷调派贾出征,贾似道打通大臣,向度宗上表“申明”他应留在地方节制大局,而不应上火线抗敌。

度宗离世,元军攻占鄂州,南宋太学生游行示威建议朝廷派贾似道亲征出战,贾不得不硬着头皮上阵。但他尚未接敌便和几个属下丢弃其统领的十三万精兵,乘划子逃走。得到主帅的南宋戎行大北,军士死伤逃亡不可胜数;全国言论大哗。元兵直逼临安,朝野一片震恐,要求杀之以谢全国。南宋朝廷无法,只得贬其到广东。后在被押去贬所路上,于木棉庵下被押差郑虎臣处死于茅厕之内。

蟋蟀宰相”贾似道

500年后,明朝抗倭名将俞大猷在处死贾似道的石亭中立下石碑,并亲书“宋郑虎臣诛贾似道于此”。

南宋亡后,多有史家将宋亡之责归因于贾似道之大奸,然《要略》却以之为非。何也?当名将孟珙保举贾似道出任处所大员之时,其本是一名勇于任事、忠于处所的能吏,特别于主政期间,首倡公田之法,以强硬手段阻遏富人囤积谷物,且捐出本人的一万亩良田认为全国范。然而,因为南宋后期之皇帝多属无能之辈,将贾似道作为抵当元朝的“拯救稻草”而大加娇惯放纵。据史载,宋理宗曾亲身给贾丞相造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庄园,奇树异草、穷极奢华、占尽名胜,取名为“后乐土”。北宋名相范仲淹“先全国之忧而忧,后全国之乐而乐”的名句,却被昏君奸臣滥用于此。今人颇无为贾似道翻案者,认为其实为元人所著之《宋史》所构陷;还有论者认为是贾似道之“公田”鼎新获咎了其时的“田主阶层”和“王公大臣”,是以在其身后群起而抹黑之。而无论若何,贾似道以当权者之身份,贪于“蟋蟀之娱”,长于“珍藏古玩”,实非良臣能吏之所为。而汗青学家黄仁宇先生认为:“将(贾似道)视为南宋覆亡的主因,则又是以道德的表面简化汗青。”偏安一隅的南宋朝廷不思励精图治、与民涵摄生息,不思富民强兵以固国之底子,重用奸佞之辈,做无谓的耗散和劳损,令人惋惜。贾似道一命归西后,百病缠身的大宋如一艘破船漏屋,面临剽悍蒙古铁骑凶猛凌厉的攻势,做着徒劳而失望的抵当。江山破裂风飘絮,贾似道社稷浮沉雨打萍,一路跌跌撞撞走来的大宋王朝曾经时日无多了。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siterubix.com/2018/181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