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说法 那些在“朋友圈”里卖假酒的人既坑了朋友又违法

2016年4月,在贵州省仁怀市,刘某玉认识了犯罪嫌疑人刘某陇(音)(男,身份不详,在押)。

刘某陇称其有高仿茅台酒,每瓶人民币400元。随后,刘某玉便在微信群及伴侣圈发告白,假称其有一位堂哥在贵州茅台酒厂做中层干部,能够买到廉价的茅台酒(每瓶人民币850元)。得此消息,黄某健于2016年4月20日先领取人民币10200元向刘某玉采办了12瓶茅台酒,高仿茅台酒批发后连续分三次向被告人刘某玉采办了132瓶茅台酒,并向刘某玉领取人民币104412元(此中最初一次每瓶茅台酒是按人民币920元采办的)。罗某春也以每瓶茅台酒人民币920元向刘某玉采办了36瓶,并领取人民币33120元。

2017年1月10日,被害人黄某健、罗某春到公安机关乞助,思疑本人买了假的茅台酒。

2017年2月8日,民警在深圳市龙岗区将被告人刘某玉抓获归案,并拘留收禁罗某春采办的涉嫌冒充的茅台酒18瓶,黄某健采办的涉嫌冒充的茅台酒107瓶。

经比对,缴获的冒充茅台酒利用的标识与第3159141号商标在视觉上根基无不同、足以对公家发生误导,形成“不异的商标”;且所缴获的商品为白酒,与该注册商标审定利用的商品属统一种商品。

2017年1月20日,经贵州茅台酒股份无限公司出具的《判定证明表》显示,查获上述白酒不是该公司出产(包装)的产物。

2017年6月9日,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查察院向罗湖法院提起公诉,指控刘某玉犯发卖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查察院关于打点加害学问产权刑事案件具体使用法令若干问题的注释》第二条第一款、第十二条第一款,罗湖法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刘某玉犯发卖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惩罚金人民币70000元,上缴国库(刑期自判决施行之日起计较。判决施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2月8日起至2017年12月7日止;罚金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一个月内缴纳))。

法官说法 那些在“朋友圈”里卖假酒的人既坑了朋友又违法

刘娟,现任清水河法庭审讯员,2007年入职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处置审讯工作8年。快乐喜爱摄影,画画。

发卖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是指违反商标办理律例,发卖明知是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发卖金额数额较大的行为。该罪的主体能够是任何单元和小我,该罪加害的客体是他人合法注册的商标公用权和国度商标办理次序。客观方面必需是居心,即明知是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而发卖的。客观方面必需具有经销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而且发卖金额较大的行为。

在本案中,刘某玉因在微信伴侣圈中发卖冒充茅台酒而冒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四条划定的发卖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本案中,刘某玉在微信伴侣圈中发卖冒充茅台酒,虽然该发卖范畴仅限于其微信老友之中,但这不代表其以买卖行为转移冒充酒所有权的行为就不是发卖行为。刘某玉在进货时,价钱上的显著低廉,进货渠道不合理,都能够推定刘某玉对发卖的酒是假酒该当是明知的。此外,刘某玉发卖的冒充茅台酒上利用的商标标识与权力人的商标标识完全不异,加害了商标注册人的商标公用权。综上,刘某玉明知其发卖的酒为冒充茅台酒,仍然在伴侣圈中发卖,金额高达137532元,已形成发卖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罪。

被告人刘某玉系初犯,且其在被采纳强制办法后,能照实供述本人的罪行,依法能够从轻惩罚。

跟着收集经济的成长,极大的刺激了各类收集贸易行为。但无论在哪里做生意,都该当诚信运营,不克不及以假乱真。发卖冒充注册商标的商品不单加害了他人合法注册的商标公用权,也得到了本人的口碑。

在本案中,刘某玉的假酒都在微信伴侣圈里发卖,做的是熟人买卖。然而他却不吝牺牲伴侣们的好处,为不法获利置伴侣的食物平安于掉臂。如斯不负义务的熟人生意,不单使本人蒙受科罚,也得到了伴侣和亲人的信赖,其实得不偿失。反观采办他假酒的消费者,都是认为他是伴侣,故而发生信赖,而没有对该商品的商标、质量、来历等进行细致查询拜访。

伴侣圈的消息渠道虽然宽广,但消费者在采办产物时,仍是得擦亮眼睛细心分辨。买卖过程非论发生在正轨商场,仍是微信伴侣圈,若是具有违法行为,同样得遭到法令的惩处;买卖两边非论卖家仍是买家,切不成因贪小廉价,而让本人吃了大亏。因而,但愿做网店或者微商的伴侣们,诚信运营,不要为了暴利而不择手段。在收集上采办商品的伴侣们该当擦亮眼睛,切不成妄想廉价而置本人身体财富好处于掉臂。“伴侣圈”里卖假酒既坑伴侣又违法,但愿大师引认为戒。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siterubix.com/2018/1689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