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书画服务名家陆衡 诗书翰墨写春秋

桌上放着几册《陆衡诗文书法集》、《江苏省国画院专业创作与研究系列。陆衡卷》和《亚洲美术》杂志“名家艺苑”引见陆衡书法艺术的专辑。作为他的发小和挚友,为他取得的成绩感应欢快之余,也兴之所至,敲动键盘,码几行文字 ,算作对陆衡书法艺术的赏识与心得。

书法是所有艺术形式中最为悠远、深邃,妙趣横生的一门艺术。虽然我是书法艺术的外行人,但有幸与书家文友为伴,时常倾听和目睹书家论艺和创作,多多极少也受了些艺术的熏陶,使我也算得半个“票友”,理解到书法应是书家心灵情趣的天然表示。“书者,散也。”抒发感情,起首来历于本人对糊口的感触感染和堆集,来历于对中国保守文化的解读。陆衡的书法恰是在他对糊口的感触感染与他对文化的解读以及他的先天才思之间的互融互动中完成的。

我的办公室和书房,吊挂和存放着陆衡十余年间为我书写的各类条幅。书架上也存放着陆衡的几本书法集。信手翻阅,时常为他在宣纸上或笔走龙蛇,天马行空,恣肆淋漓,尽情渲泄;或率意洒脱,凝重典雅,古朴苍浑,刚柔相济的翰墨所服气。

陆衡的书法得益于他结实的文学功底。1980年炎天,他从姑苏城外寒山寺旁的村落跨进了六朝古都南京,这个已经灿烂,又被称作“金陵”和“石头城”的都会。而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的四年功底,也让他终身受益。

先天、快乐喜爱和勤恳,使他在入学第二年就入选文化部、全国粹联主办的“首届全国大学生书法竞赛”优良奖。结业后,他选择了在江苏旧事出书学校传授中文、书法。1992年插手江苏省书法协会,在江苏书坛初露头角。

这期间,他在金陵,我在姑苏,我们交往不算多。特别是我那时在下层当局和集体企业打拼,别说“弄墨”,“舞文”也被边缘化了。只是断断续续从他撰写的相关书法的论文和偶尔的回籍相聚时领会他的一些环境。1993年,陆衡调入古吴轩出书社,回到了姑苏,先后担任编纂部主任、副总编纂。我们又恢复了交换。回姑苏的9年能够说是他储蓄积累能量和不竭迸发的9年。1994年~1997年,他筹谋并编纂出书《林散之书法集》(古吴轩出书社,获第11届中国图书奖),收集、拾掇和出书《林散之笔谈书法》(古吴轩出书社)、校订和出书毛启俊《中国书艺六论》(古吴轩出书社),编著《书法入门》、《钢笔字帖》(河海大学出书社)。其书法作品入录《江苏书法选》。他的才调与成绩博得了省表里书坛的好评,还担任了江苏省书法艺术研究会的理事。

2000年,陆衡插手中国书法协会,其书法艺术走上了更高的平台。他的作品先后入选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国际书法大展”和中国文联等主办的“中国近现代书法展”以及中国书法最高奖“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在浩繁的荣誉面前,陆衡没有丢失本人,他没有抱残守缺,而是向更高的境地追求。

2003年,他又分开姑苏重返金陵,受聘担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助理。筹谋和组织各类大型勾当破费了他大量的时间和心血,他却挤出一切可能的时间孜孜于学术和创作,常常焚膏继晷。他完成了大部头的《傅抱石大典》,草书作品被毛主席留念堂珍藏,还受聘担任了东南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我虽在宦途,常常情不自禁,但多年的友谊与对艺术的快乐喜爱,使我们两个步入中年的汉子常常在一路或品茶论道,或小酌畅饮。

陆衡的书法多写本人诗文,还有很多是咏写家乡姑苏的。他常与我说:“用前人的笔法写前人的诗文,不是抄书匠是什么?”。他说,写本人的诗文,“虽不完满,却很心安”。他特别不克不及苟同有些书家信必唐诗宋词,更有甚者,不分场所,出手必“月落乌啼霜满天”,还有些所谓的“书家”,加入笔会和勾当竟带着诗词手册现场抄写,令人惨绝人寰。而这正反映了当今书坛的一个很遍及的现象,那就是文化内涵的缺失。

姑苏书画已经灿烂,出格是明代,发生了沈周、唐寅、文徵明、仇英 “明四家”和祝枝山、董其昌等。至清初王时敏、王鉴、王石谷、王原祁“四王”被钦定为中国山川画的正统而影响庞大、光环耀人。而以摹古为旨趣,回避自我与糊口,缺乏真情实感,成了致命的病症。直至近现代,姑苏书画的承继者在翰墨功夫上已很难跨越“四王”,但跌落在手艺层面上,沦为“画匠”,向案头讨糊口的作风却变本加厉。由此,当有的姑苏书画家在书房里自鸣得意于本人正统地位时,窗外已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了:金陵八家(龚贤等),“四僧”(渐江、髡残、朱耷、石涛),“扬州八怪”(郑板桥等),“海上画派”(任伯年等)接踵兴起……当我们站在汗青的高度回眸这段汗青时,我们可惜地发觉,在近代书画艺术的伟大变化中,没有了姑苏书画家的影子。

更有甚者,当今不少的“书家”,走捷径,求奇异,以丑为美。作品工场化出产,商品化炒作,楷书都没写好,就敢胡乱涂鸿,招摇过市,还美其名曰“立异”,实在让人寒心。

艺术来历于糊口,需植根于糊口,名人书法条幅字画最终需师造化、师心源,向心里挖掘,方能写出自我,超越自我。陆衡大白,艺术家的境地、学识、功力,全化在你作品的一点一画中了。

高速公路协助他往来于金陵与姑苏两座文化底蕴深挚的城市之间,让他有了逾越时空的感受和思虑。结实的文学功底使他在察看世界、理解世界和用书法来表示世界时驾轻就熟,游刃不足。轻驾就熟的选择,合乎情境的气概、样式与翰墨言语,在宣纸上舞动的诗境 和文化内涵逐步构成了他奇特的气概。

他的隶书《自作诗。车回山塘》(2005年,江苏省国画院珍藏)、楷书《自撰文。芥舟园记》(2006年)疏朗秀逸的结构,顿挫有序的线条,欹则而不失均衡的间架中,让我感遭到了内敛的审美趋势和特有的艺术情怀。

他书写的“云山起笔墨,星斗焕文章”横幅,那行云流水的狂草,气焰澎湃,如大江东去,如交响乐,名人书法条幅字画如天马行空,精神焕发。让我的心在顿挫的节拍中与之一路癫狂,一路鸣唱。

他的行草,自作诗《秋入花山》:“为听落叶到花山,一路清風透玉关。品得野蔬曲鹿酒,仙人其其实人世。”是我们在2008的秋天相约登临家乡的花山时而作,不只诗文唯美扑实,名人书法条幅字画书法也儒雅宽恃,自由闲适,让我有“双鹄并翔,彼苍浮云,浩大万里,各随所至而息”的美好,与之神游交心。

因了同亲、同窗,又算得上半个舞文弄墨的同志,我与陆衡碰头时不只叙友谊、谈书法,也谈人生观、世界观。我们合作(我撰文,他书法)为家乡姑苏城西的兰风寺撰文、书写刻碑,记下重修的汗青。在他的激励下,我也起头忙里偷闲,偶尔磨墨挥毫,虽显陌生和稚嫩,却也不失为怡情养性的好方式。

令人高兴的是,陆衡苦守自我,与当今书坛的浮跨之气概格不入。他没有走捷径,也没有追求形态上所谓的特色,他的书法以文学和糊口为功底,把握着中国书法艺术特有的宛转与空灵,满意之处可“忘形”,意到之处笔不到,淋漓之处率性挥洒,细微之处精微逼真,章法天然、协调、呼应。他植根糊口,研究保守,从中获得养份,使他的书法艺术可以或许更丰满、更新鲜。

我不只能先睹为快,赏识到陆衡各个期间创作的诗文书法作品,还有幸浏览了倾泻他十多年心血的600万字宏篇巨著《正汉字》手稿。对于陆衡来说,不只他的诗文和书法艺术正渐入佳境,他对华文字的研究也正登峰造极。愿他孜孜追求,艺术与心灵不竭获得超越和升华。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siterubix.com/2018/1443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