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厂装裱师刘金涛:曾为齐白石李可染等名家装裱书画 北晚新视觉

我父亲刘金涛11岁进琉璃厂学装裱,曾为徐悲鸿、齐白石、李可染、李苦禅等名家装裱书画,被业内称作“装池国手”。人民大礼堂吊挂的傅抱石与关山月的巨幅国画《山河如斯多娇》,蒋兆和先生的《流民图》等均出自父亲之手。

琉璃厂装裱师刘金涛:曾为齐白石李可染等名家装裱书画 北晚新视觉

正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徐悲鸿主题创作大展”上,徐先生的很多作品都由父亲装裱。看到70多年前父亲所裱的徐悲鸿先生的代表作《愚公移山》、《九方皋》,我百感交集,用手机拍下来带归去给父亲看;看到《泰戈尔像》和《逆风》,我喜出望外——这两幅作品,就是受廖静文先生之托,我去徐悲鸿留念馆从头换的覆背……此刻,回忆的闸门霎时开启——

父亲刘金涛本年96岁。1934年11岁时就到琉璃厂学裱画。1947年,徐悲鸿先生力邀齐白石、叶浅予、蒋兆和、李苦禅、李可染等名家作画筹资为父亲开店。并亲笔题写店名“金涛裱画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期,地方工艺美术学院建院,因为工作需要,张仃、陈叔亮几位院带领经由文化部将父亲从荣宝斋调入地方工艺美术学院,组建了最后的裱画室,为学院的讲授所需供给装裱书画办事,直至退休。我自幼耳濡目染看父亲装裱、修复古书画,感受到这份手艺十分奇异,也曾懵懂立志,长大后必然要进修此保守手工艺。1987年我高中结业,地方工艺美院按照其时的国度政策,字画装裱“为了不使保守手工艺失传,答应激励老艺人带本人的后代学艺”之精力,阿老先生亲身到我们中学来招我进裱画室,跟从父亲及师傅系统地进修装裱身手。至此我处置这份工作已近四十年。

琉璃厂装裱师刘金涛:曾为齐白石李可染等名家装裱书画 北晚新视觉

我跟父亲学会了书画装裱身手,修复古旧书画的技术,通过本人的反复操练以及不懈勤奋,逐渐堆集了大量的经验和技巧,终究接过父亲的接力棒。一次,受人之托修复他祖上传下的道光年间的作品。一边是他的殷殷热望,一边是残缺不胜的残画。其时真是心跳着工作,生怕有闪失。画酥得无法打开,只得喷上水一点点修复……当看到修复一新的画作时,对方兴奋得井井有条。

记得本人出道不久的一桩“糗事”,为一位出名传授费时多日所绘的大幅重彩工笔人物画托裱。因为我其时手艺还不太成熟,有些手艺上的细节方法和经验都很欠缺,装裱后画面呈现了手艺上的问题,难以交付作者。其时焦心万分,心绪慌乱,寝食难安。父亲晓得后对我说,“你要照实相告作者本人没裱好。”其时我阿谁难为情、难受劲儿啊,真是无法用言语描述。后来,我坦诚地奉告传授,获得他的谅解。后经父亲从头精细地收拾、揭裱,终究化陈旧迂腐为奇异,得以完满再现。我那颗悬着已久的心才得以放下。

琉璃厂装裱师刘金涛:曾为齐白石李可染等名家装裱书画 北晚新视觉

诚恳干事,诚笃做人。服膺父亲的教育,在我的职业生活生计中,解救了无数的濒危书画艺术珍品和文物精品,此中不少是中国书画界巨匠的典范佳作,使它们从头焕发出荣耀。有老传授和专家谬赞:你们的工作不简单,是庇护文化,急救文化,是文化积善……

从我记事起便晓得父亲与良多大画家之间都有很深的交谊,如:齐白石、徐悲鸿、吴作人、黄胄、黄永玉、关山月等等。我回忆最深的是和李可染先生的初见与交往——

琉璃厂装裱师刘金涛:曾为齐白石李可染等名家装裱书画 北晚新视觉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德律风还未普及,伴侣互相之间的交往大多靠信件往来。在我的回忆里,给我父亲写信最多的画家即是李可染先生。那时,父亲隔三差五就会收到李先生的来信,根基都是请他来舍间一见等等……先生都是用毛笔书写。信封地址都是“三里河南沙沟 李缄”。由于我在工艺美院工作,所以常常来信大都由我转交父亲。父亲常年为李可染先生托裱书画作品,他们的豪情也十分深挚。1982年,父亲遭到广州美院之邀南下教授装裱身手,长达半年之久。在此期间,李先生正好有画要托裱。父亲便派我到李先生家裱画。我因而前从未到别人家里托裱过书画,怕难以胜任,表情十分不安。

走进李先生家时,但见李发生笑容慈祥,言语亲热,他和我聊家常,说跟我父亲之间的各种履历。不知不觉间我的严重拘束烟消云集。

李先生的学问广博、为人谦虚友善,从李先生身上,我学会了若何做人、若何干事以及若何对本职工作。

李先生赞赏父亲对身手的固执,警告我必然要好好向父亲进修,要当真精细看待每个环节。他已经给父亲题词“千锤百炼 不断改进”。他也但愿我干事不断改进。他笑着说,常言道熟能生巧,干久了眼睛就是尺子。不外,我但愿你裱我的画仍是要用尺子啊,哈哈……先生的教育至今我都服膺在心并讲给我的门徒们听。干活必然会用尺子,做到精准规范,从不忽略细小的细节。

琉璃厂装裱师刘金涛:曾为齐白石李可染等名家装裱书画 北晚新视觉

那天,当我要起头工作时,李先生又浅笑着对我说,你工作吧,我也工作去,我们各干各的。过了一个多小时当前,他过来说,歇会儿,喝点儿水。

在我干活时,他不在场,消弭了我的严重, 也给了 年轻人充实的信赖。托裱完成后,李先生十分对劲,我也如释重负。我的潜能和自傲被李先生激发出来了,此次的工作似乎是我阐扬最好的一次。

有一年,李可染先生生病,住在协和病院。记得是一个日曜日的下战书,我到病院去探望,只见他的病房里有很多多少黄毛边纸,一沓沓的已写满了字。都是李先生临写的书法操练。他的手上还沾了很多墨渍。我说您病了怎样还要练书法呢?李先生说病院里无事时能够练练字,要活到老学到老。李先生其时就已是蜚声中外的书画大师了,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这种勤恳惜时真让我很难相信。

现藏于炎黄艺术馆的文徵明书法“行书”,是我与父亲一路为黄胄先生修复的。记得我们干了近一个月的时间。

此作品很是残缺。修复是个精细活儿,要胆大心小。干活必需有法式,不然会因一道工序影响整个修复。每完成一个工序,我都提着心,有时候恨不得三更两三点还起床去看看,生怕有欠好的变化。看到修复后的作品,黄胄先生很是对劲。

父亲跟良多大画家的友情长达几十年之久,履历过很多风雨、甜酸苦辣的日子。他们十分承认父亲的为人和手艺。这些年因为父亲年事已高,才停了手上的活儿。如许一来,父亲很多多少伴侣及家眷的书画作品的装裱工作便由我承担起来。就连廖静文先生都说,裱画找小刘。

父亲的老伴侣及后代装裱书画常常来找我。他们说“搁你这儿就安心”。面临他们的信赖和嘱托,我起首感应的是义务——让父亲的身手传承下去,让父辈的友情延续后人。这就是人们所说的父一代、子一代吧。常常这时,我城市警告本人要给父亲抹黑。我必需存心完成,不克不及掉链子。我曾受大师家眷之托,为张仃、祝大年、庞薰琹先生装裱遗作;为张仃先生百年留念勾当展出的部门书画作装裱;庞薰琹先生的遗作几十幅,都是受其家眷委托,由我装裱的。还为齐白石先生的女门生郭秀仪密斯装裱她的藏画,此中齐白石作的最多,字画装裱有几十幅之多;还有艾青、吴祖光、黄胄、周怀民、 许麟庐、冯法祀等后人的书画装裱。

在四十年的工作中,我一直以工匠精力为学院的讲授供给办事,用最精深的装裱技术和丰硕的实战经验更好地为师生办事,为学院的成长办事。与此同时,我的思惟认识和思惟道德也在不竭提拔,审美涵养不竭提高,可谓收获颇丰。

2005年9月,阔别北京57年的李敖已经重返故乡,回到他驰念的北京。 2005年9月,李敖带着儿子回到北京,一路逛故宫(王润摄) 那些日子,伴随他带着儿子逛了故宫,亲耳听他说“大陆和台湾该当同一,两个故宫也该当同一”; 跟他去了他写过小说但

台湾“结合报”3月18日报道称,台北荣民总病院证明,罹患脑干肿瘤的作家李敖,近日因病况转危,今天上午10点59分手世,享年83岁。 下战书2点,李敖家眷将出头具名申明。 李敖在厦门大学演讲 新华社材料图 李敖是出名的作家,台湾出名的政治犯,人人皆

2018年3月16日讯,人社部日前发布了新修订的《国度职业技术尺度编制手艺规程(2018年版)》,新版《规程》删除了加入职业技术判定人员必需具备培训履历的前提。 新华社材料图 国度职业技术尺度是退职业分类的根本上,按照职业勾当内容,对从业人

2018年3月16日讯,中国现代出名文学史家、教育家、北京师范大学传授聂石樵因病于3月13日逝世,享年92岁。 聂石樵出生于1927年2月21日,山东蓬莱人。1949年考入辅仁大学国文系,入学不久即随学校步队加入建国大典。1952年院

3月14日,在伽利略的忌辰、爱因斯坦的诞华诞当天,出名英国科学家霍金在家中平安辞世。为了怀想这位伟大的物理学家,剑桥冈维尔与凯斯学院降半旗留念霍金,剑桥大学也刊发文章回忆了霍金的生平,表达对这位剑桥大师的怀想之情。 剑桥大学的文章称,霍金这

新华社北京2月24日电 出名归侨、法学家、教育家和社会勾当家,中国致公党的精采带领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十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国致公党第十一届、十二届地方委员会主席,中国的优良党员罗豪才同志的遗体,24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

2018年2月12日讯,今日半夜,长安街知事(微信ID:Capitalnews)从北学院获悉,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北京大学原副校长,我国现代行政法学的开辟者、奠定人罗豪才今天上午在京逝世,享年84岁。 北学院官网首页截图

姥爷张伯驹的诞辰是1898年2月12日。自他白叟家1982年2月26日逝世,至今曾经分开我们36年了!我想对姥爷说:本年是您诞辰120周年的日子,在您身边糊口的日子里陪您渡过的每一次华诞,都留在我的回忆中。 作者 楼朋竹 其实,姥爷每一年的

2018年2月6日讯,据媒体动静,与季羡林、钱钟书齐名称“南饶北季”、“南饶北钱”, 被称为“国粹范畴最初一位集大成者”的国粹通儒饶宗颐,于今日凌晨睡梦中离世,享年101岁。 饶宗颐(1917年8月9日——2018年2月6日),字伯濂、伯子

2018年2月5日讯,说起片子演员张晓敏,她已经9次登上《公共片子》的封面,是所有女演员中最多的一个;她在22岁就凭仗片子《很是大总统》中宋庆龄一角拿到了百花奖“最佳女副角”奖,那年她方才从片子学院结业;18岁的时候她执导了天津电视台的四集

一、凡本站中说明“来历: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需说明“来历: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历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旧事(作品)只代表本网传布该动静,并不代表附和其概念。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原创文章,作者:蜀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uhanlu.siterubix.com/2018/1278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